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  龟公奴妻被调教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龟公奴妻被调教
第一章  我名叫刘雾天,与妻子柔柔结婚一年,生活一直普普通通。我和妻子是从高中时就认识,但真正开始恋爱是3年前,相爱3年后于结为了夫妻。与妻子结婚后的3个月里我可以说是整天成谜于温柔乡里,妻子见我如此颓废,不务正业,就坚决的把我推向了事业,好好养家,从此我便外出务工。  过了一阵子我积攒了一些积蓄以后就自己创办了自己的网络公司,由于我精湛的技术和开发的几个专利技术,再加上我们团队的无间合作,整个公司从无到有,蒸蒸日上。而妻子总是在背后默默的鼓励我,她温柔的声音总是能在我最困苦的时候像救命稻草一样鼓励我脱离险境。  现在我的公司已经基本步入了正轨,手下的员工都是当年与我一同从0起点开始打拼的人,一直耿耿忠心于我,现在公司上道了以后又没有什幺大事需要我去操心,手下的干将们做事条条有序从来用不着我费心,我待他们如同兄弟姐妹的,我也落的个清闲。  我的小娇妻是一个大美人,在学校里时能与校花一较高下,甚至可以说她就是校花,与我结婚后我一尝她那c罩杯的浑圆坚挺的乳房,粉红色小巧可爱的乳头,总是忍不住去吸允,一双修长的美腿,总是让人不禁想要掰开它们来一探密处。  只可惜妻子是个非常保守的女人,平时总是穿的很多,那对丰满的乳房和美腿也总是被包裹在厚厚的衣料之下。平时与我做爱的时候则更加含蓄,做爱姿势只有最基本的男上女下,简单的让我在她阴道内抽插而已。虽然我也有尝试让她换其他的姿势做爱,但每次妻子都害羞得死活都不肯。这让我非常苦恼。  这幺一个大美人天天摆在自己面前,作为一个男人,我怎幺能够不想去好好的玩弄她一番呢,我总是在想如果妻子是个闷骚型的女人该多好,被我一挑逗就发骚的那种,然后就任凭我想怎幺玩就怎幺玩,我甚至还偶尔有想要将她变成我性奴的想法闪过,不过我知道,这些不过是想象罢了,也许做梦的时候可以爽个几秒钟。  从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接触了色情网站,并且一直到现在我都沉迷再其中,虽然是着迷很久,但从未再更大论坛中漏过脸,看的东西也很杂。可是无论是色图还是色片也都有看腻味的时候。惟独对某几个特定的色文,我的兴趣一直,从来,丝毫,都没有减少过,比如,丝袜高跟,尤其是让人兴奋到及至的人妻出轨和淫妻交换之类的色文,更是让我追捧。  而这也是我这人身上一点不好的爱好——我喜欢淫妻。  在我苦苦追求老婆的时候,周遍布满了竞争者,走在学校里拐个弯就是一个情敌。甚至连我一个最好的哥们都和我抢过,而且我没想到,这哥们在输给我之后好几年,最后又重新成为我的「情敌」,不过,那又是后话了。  俗话说功夫下的深,铁棒磨成针。在我含辛茹苦的追求了一个学期后终于把她追求到手了。为了她我决裂了全世界,其实是全校园,我几乎成了全校的男性公敌……好在在我和老婆第一次做爱的时候,她还是处女,这点让我觉得以前所付出的没有白费。  至少破了个处女。烽火狼烟,只为博美人一笑,至少,校花是我的了!  妻子在和我结婚以前从不让我乱来,她就是这幺保守,和我亲密的动作永远都限制在拉手接吻和拥抱,直到和我的新婚之夜,才让我的破的处女。不过,色文色图看的腻,这真人也玩得腻啊。  从结婚到现在这幺一大段时间虽然说2,3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结婚后随时都可以做爱的优越条件也使得我原本的欲望迅速的磨灭。虽然和老婆相处时间越长感情越深,但是新鲜感也逐渐消失。  甚至连做爱也越来越不带感,越来越趋向平淡。加上妻子又保守,除了男上女下几乎就没有别的,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妻子从来不让我开大灯做爱,羞得不愿意让我看清楚,也从来不让我舔她的屄,更别说在白天做了。她也明知道我喜欢丝袜高跟,可她就爱穿裤子,哎,真鸡巴扫兴。  也许男人都他妈的这样。在渐渐的提不起兴奋感的时候,我被逼又重新慢慢回归到了色情网站里了。  而回到色情网站里我无非就是又回到从前,读起那些凌辱妻子,调教妻子的色文,把色文里的女主角想象成我的妻子,然后撸着管子,想象着柔柔在别的男人胯下淫叫。每次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就越发的硬,总是想着妻子柔柔要是个骚货该多好。  回归色情网站久了,和妻子的激情就更被磨灭了,甚至每次都感觉和老婆做爱还不如看色文色图撸管来的爽,至少图里的女人都穿着情趣内衣丝袜高跟,配上色文里的文字,比老婆和条死鱼一样躺在那里有感觉得多了……  不过这些读是停留在我内心的淫邪想法而已了,虽然妻子也知道我有一些这样的不良嗜好,但这些这我可不敢对妻子说。不过过了一阵子之后,事情却又出现了转机。  我的一个现在海外的高中同学给我打来了电话,说要回国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却让我高兴得冲天,我的这个同学姓梁,叫宇星,比我大半岁,是我和妻子还在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那个时候的我两称兄道弟,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哥们。打架喝酒逃课从来不会有一个人的时候,哪方要是有事儿了另一个人立马就随叫随到。  而这个人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一个超好哥们兼情敌,虽然我们在感情上有争夺,但在其他方面我们却还是很神奇的是两好兄弟。  可惜到了后来他出国留学了,但这就为什幺他在争夺柔柔的时候输给了我。  至此我们就只是经常用电话保持联系,再到后来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事业,我们都忙着自己的那点事儿,两人之间的联系就越来越少。而当我娶了小柔做妻子之后,有了自己的家庭就顾不上他了。但他似乎到了现在却也还是单身一人。  还有一点就是我和妻子结婚好久之后妻子才告诉我,在高中的时候妻子就和宇星有过很高的互相爱恋的关系,她对宇星的感觉相当好,而宇星也对她有点意思,只是宇星出国之后,渐渐的疏远了,又在我不知情的坚持不屑的追求下,小柔终于嫁给了我。所以星宇这次回国,不仅仅是我们三个老同学的聚会,更是她们两个老恋人的相聚。  而且很巧的是,我们两人有着截然相反的性趣爱好,也都互相了解。我因为看了很多淫妻类的文章,所以我喜欢自己的妻子被别人调教,但是介于面子和老婆毕竟是自己的老婆,舍不得给别人玩,但宇星毕竟是个衣襟。而他则是喜欢调教别人的老婆。  妻子柔柔在和我结婚后,我们两人也经常讨论她,而内容吗,就都是很色情的。他在对话里侮辱我的妻子,同时也是他的前恋人,而我则跟着侮辱自己的妻子,我们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一次又一次的发射。  但是我们都还只是停留在言语上和幻想里,不敢实践。虽然说是兄弟,但老婆,毕竟还是自己的嘛,他要是见了我妻子,旧情死灰复燃,我往哪儿摆啊。所以,这次他回国我肯让他来我家,是因为我有阴谋的……而主角,我的妻子却浑然不知。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次我们两哥们久别重逢别说有多激动了,我们立马约定了见面的时间,那是10月份的15号,地点就在我家。我和妻子都在这一天放下了所有的工作,专门为了这次小而又极具意义的小聚会而忙活着。  早晨我们一块去买了很的多菜,回来后就忙活了一整天,为了这个久别的好友,忙活一整天做一顿丰盛的佳肴值得了!直到晚上5点多,宇星如约而至。门外传来一声「叮咚」,但这次如此普通的铃声对我和妻子来说却是如同听到中了大奖一般让人高兴。  打开大门,一张俊俏的脸庞出现在我眼前,这张脸还是那样熟悉,只是没有了当年的稚气,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成熟于潇洒。我们门里门外的站着,互相目视对方,似乎有千言万语却又都卡在的喉咙口。毕竟是铁打的哥们。  「你小子!多少年了看上去怎幺还是和以前一样傻逼啊!」我高兴得模仿着我们高中时的语气。  「哪里像你这个吊毛,娶了老婆忘了兄弟。自己承认吧,多少年没理会过我了,啊?」  「行了行了,说的,你还不是一样,工作了后就多久也没了消息,我想联系还联系不上呢。」我俩就这样互相调侃着一边走进了客厅,仿佛又回到那个调皮的高中年代。虽然时隔已久远,但心里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份友谊的温暖。  「哟,弟妹……」宇星望着妻子。  「宇星……」妻子也回答着。  「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幺漂亮,不,比以前更漂亮了。」  「看你说的……」保守内敛的妻子经受不起一点儿挑逗,脸上的红晕立刻呈现了出来。她却不知道,宇星看她的眼神里,还夹杂了好友以外的意思……  「我是说真的啊,结了婚了,更有女人的味道了不是。」宇星继续调侃着。  「行了,饭菜都准备好了,快点进去吧。」妻子娇羞着看着她,那种眼神,我知道,是旧时情人的那种痴恋,而现在又带着一种回味。  我们围着桌子坐下,丰盛的晚餐在我们面前,酒逢知己千杯少,久别了这样的好友吃饭时喝酒自然是不会少的,一会儿我们就吃着喝着闹开了。  「宇星,你出国这幺几年都干些什幺去了。」我如常的问候这哥们的生活状况。  「我,本来是出国上大学的。结果,嘿嘿……」宇星摇了摇头:「半路给废了。」  「啊?上了几年就辍了,后来呢?」我继续问道。  「上了一年半就辍了,本来在国内的成绩我算是相当不错的了,结果去了美国之后,草,英文太他妈的扯谈了,简直就是鸟语和说绕口令似的,一去那边学业就跟不上,后来英文确实好了一些吧,但是那些跟不上的课业,新的旧的压一块,最后我就。」宇星喝了一口酒:「不行了就辍了。」  「再后来呢?」  「不过幸亏我辍了,不然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了。辍学后我就跟着一朋友出去混,遇到几个不错的人,带着我做生意,后来越做越大,有了点积蓄之后我就自己开了家公司,现在经营得还算不错了。」  「哦,不错啊。」我听了后也为我这个哥们高兴。  「那你呢,看你这房子挺大啊,挺有钱的吗好像。」宇星又开始调侃起来。  「我啊,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有了点积蓄以后,也和你一样,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现在公司基本上轨了,手下的人也能干,不怎幺需要我操心,我现在也算过得舒坦。」  「对了,你这次怎幺突然想起又回国玩了。」  「本来就不是回来玩的,而且,回来已经有半年了……」宇星说着用眼角看着我,似乎他已经知道我在想什幺了。  「我草?你小子回半年了,居然现在才来找我?还当不当我是你哥们啊!」  「听我说啊……其实我原本是为了公司的发展才回来的,我在美国的公司现在和中国这边的企业联手了,要在这边建立一个分公司,所以我就回来这边忙活着,一直到最近这阵子,分公司的布置都做的差不多了,运作也上轨了我才抽出来空来找你的。」宇星又撇了我一下:「我已经很尽力了,我也想快一点啊……是吧……」看着宇星的样子,他是从来不会和我说谎的,真要是这样的话,我还得祝贺他了,在事业上能有这样大的发展。  「那你现在住哪儿啊,在这边有房子吗。」  「没,前段日子一直都吃喝睡在自己的公司里了,忙活吗,现在闲下来了,在外面组了公寓,就暂住在外面,等过段时间了就准备在这边买套房,长久的住下来。」我和宇星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的了解着对方的生活状况。妻子则坐在一旁,看着我们俩,似乎就真的回到了高中,那时的她就喜欢这样坐在我们旁边,看着我们哥俩打打闹闹的。  聚会就这样顺利愉快地进行着,后来妻子不胜酒力,开始有点晕晕乎乎的,我扶着她进房睡觉了。而有一件事情,我也终于可以放心的和宇星交流了。  「宇星啊,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讲。」我借着酒劲儿,把心里憋屈着的屌事儿都想着一吐为快了。  「啥事儿啊,咱俩谁跟谁了,直说。」宇星还是那幺豪爽。  「今天也很晚了,你就别走了,收拾一下睡客房里,这些剩菜盘碗就留着明天收拾了。客房里有台备用的电脑,待会儿你去客房,上QQ,我有很重要的东西要讲。」  「艹,什幺破事儿啊,还不能当面讲,非得qq传书。」  「行了行了,我先去洗个澡,你去吧。」说罢我便去了浴室,20分钟的洗刷之后回到我的书房里打开了电脑上了qq。宇星果然已经在线了。我点开他的头像,径直奔向主题。  「我洗完了,怎幺样,隔了这幺多年,再见到有什幺感觉?」  「嗯,不错,你看着还是那幺搓。」宇星没懂我什幺意思。  「尼玛,我不是问你我看着怎幺样,我是说,她!你不是朝思暮想的幺。」  「哦哦!我草,是哦,真是喝多了。上次你发过来的照片我看着打了好几炮呢,这次看见真人,又有得撸了,真他妈羡慕你!」听他这幺一说我一下子又兴奋了,每次我和宇星聊到妻子的时候,我都会发几张妻子的照片过去给他,然后开始言语上的调教淫妻。而这次也不例外,只是这次,他真的看到了真人。  「嘿嘿,真羡慕你啊,要不是我当初出国了,说不准现在天天在肏她的就是我了!你看你老婆这幺漂亮,不多给些男人肏一肏天天闷家里多浪费啊!她这幺骚就该出去卖屄。」  「对,我老婆柔柔就是个骚货,她就是一个婊子,是个妓女,她应该出去卖屄,让所有见过她的男人都肏她。怎幺样,你想肏她幺?」说道这里时候我感觉我裤裆里的鸡巴迅速勃起,我毫不犹豫掏出来就撸。  「必须的啊!老兄你想想,你老婆像条下贱的母狗一样跪在地上,撅起屁股让我玩,我一边摸着他的屁股,一边把她的两个大屁臀掰开,露出屁眼和骚逼给你看!但我就是只给你看不给你玩!你只能看着我玩你的老婆。嘿嘿,然后我把她搞怀孕了,生下一个野种,她从此成了我的泄欲工具,你的用处就是帮我养野种,哈哈,这样的幻想,够刺激吧!」  「肏,太刺激了,你说的我鸡巴都快爆了。」  「那你老婆贱不贱啊。」宇星趁势说到。  「贱,太贱了,又骚又贱!任何人都可以肏她。」我和宇星就这样在两个房间里,像往常一样,在两台电脑前幻想中羞辱着我的妻子。  「兄弟你这样说没意思,都这幺多次了还要我教你,有点经验好不好,加上人名啊。」  「艹!我刘雾天的妻子李晓柔是个贱货,骚逼,是个任何人都可以肏的烂婊子。」我一边说着一只手一边在下面搓着自己的鸡巴。  「对!就是这样,你继续,快高潮了,再刺激点!」宇星催促到。  「我老婆李晓柔是个男人大屌下的淫妇,既无耻,下流又不要脸,我老婆就是个天生的骚逼,烂逼,你想怎幺玩就怎幺玩,把她的屄玩烂了就当垃圾一样丢掉。」我的言语越来越离谱,可能是因为太刺激太兴奋了,还没说多少句我们俩就都喷洒出了亿万子孙。  我坐在了书房的椅子上休息,估计宇星现在也和我一样,兴奋过度,鸡巴充血,脑袋缺氧。  「星哥,怎幺样,爽幺。」好一会儿我才喘过气。  「呼,不错,要是真的,就更不错了!」  「嘿,其实,这次我邀你来我的家,就是想说说这事儿的。」在一阵舒畅过后,我终于打开了真正的话题。  「没懂你什幺意思。」宇星这回有点木讷。  「我的意思就是说,这回我们不只是要用讲的了,我想要把我们说的,都变成真的。」我心跳加速,我现在意识似乎已经开始混乱了,我难以想象这是一种什幺样的场景,我居然叫自己的好兄弟去调教自己的妻子。  「哦。——啊。」  「我说,我要你去调教我老婆,不只是用说的了,真的调教,懂了没?」好一会宇星才缓过来,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做梦都想得到我妻子柔柔,要不是他当年出国,说不定现在在天天肏着柔柔的就真的是他了呢。而这回我却主动邀请他来调教他梦寐以求的女人,把平时积累的幻想都付诸实践。在经过艰难的交流和长久的沟通以后,他终于了解了我的意愿……  「不过说真的,我当然是没有异议了,但我还是不了解你怎幺突然这幺舍得了?」  「我早就想真的干一把了,只是我舍不得给别人啊!交给别人也不放心,也只有你小子,给你捡到大便宜了!」不过还有一点宇星是不知道的,我没说,他以为我只是因为喜欢淫妻所以才让他去调教我妻子的,其实,我的最终目的,是借他之手去调教开发我的妻子,让我的妻子越过耻辱的这一条界限,变得淫荡,女人嘛,只要一旦越过了底线,就什幺都做得出来了的。而且这样也能同时满足我的淫妻愿望。最后再让他回复单身汉的完美原状。  最终我和宇星达成了一项口头的协议,我把妻子送给他调教,他可以从往日的旧情方面开始下手。但是我的老婆最终还是我的老婆,他调教妻子的地点可以是在他现在的住所或者在我家,在我家我就找借口出门。所有的环节和事情我都要知道,而且每到一个调教的阶段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调教。  而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将我的妻子调教成我的厕所,每天喝我的精液,吃我的鸡巴。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妻子还是我的妻子,调教成功后我可以把妻子借给他玩,他不能趁此横刀夺爱,这是也是兄弟之间的互相信任了。  最后讨论完了之后我们就匆匆睡去了,这一整夜我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躺在我身旁的小娇妻就要拱手送给自己的兄弟奸淫调教我就兴奋的睡不着,鸡巴就这幺硬着一个晚上通宵晨勃。  第二天起床,已经闻到了饭香,可能是昨晚有点喝多了,今早起的有点晚。  打开房门,饭香的味道更浓了,还伴随着丁玲哐啷的声响,强烈的香味刺激着我的味觉和空荡荡的胃,令人食欲大开。  走进厨房,只有妻子一个人,穿着一件白色T恤,深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披着一件白色的长围裙。看来宇星比我起的还晚,这会儿可能还在客房里打鼾呢。  「宝贝,起床啦……早饭就快要好了哦,去叫宇星起床吧。」妻子一如既往的,早早地就为我准备好早饭,又用她那又娇又嗲的声音和我问早。看着眼前美丽的妻子,想起不久我就要把她送给自己的好兄弟调教,还要把她调教成自己的性奴就感到……饿……可是也许她也会喜欢?宇星也曾是她的梦中情人,而我这样也算是在成全他们了。  「老婆做饭就是香,来,奖励你一个吻。」我把满脸胡渣的脸凑过去。  「哎呀……先去洗个脸啦,臭死了。」妻子一边闪躲着一边控制好手里的锅铲。  「嘿嘿,老婆大人发命,小的现在就去……」之后宇星也起床了,三个人简单地打了声招呼,便一起享用妻子做的拿手好菜。  经过昨天晚上的调教商讨之后,我和宇星都很着急很够将我们的计划早日实现,所以决定从第二天就马上开始付诸行动,也就是从今天开始,执行了我们的「奴妻调教计划」。  按照计划的第一步开始执行,我要开始冷落我的妻子,让妻子感觉我渐渐的疏远,平时有事也不主动和妻子交流商讨,一段时间以后妻子一定会有烦闷,这时就让宇星进来介入,和妻子谈心聊天,一点一点的恢复他们往日的恋情,然后宇星就要趁此机会,对妻子下手,让妻子突破出轨的这条壕沟。  接下来的几些天我便依照着计划进行,对妻子进行冷落。  一天……  两天……  三天……  直到这样子过了一个星期侯,妻子往宇星住所跑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直到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妻子洗完澡出来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老公,我想和你谈一谈。」妻子捋了一下还有点湿湿的秀发,上床来一边躲进被窝一边说着。  「嗯?谈什幺啊。」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敷衍道,其实心里已经很兴奋了!过了一个星期,妻子终于终于有了动作。  「老公……」这时的我是背对着她,侧身躺在床上的,但是透过声音我微微地听到妻子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哭腔。  「老公……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果然,妻子打开了这个话题。  我转过身去:「老婆,为什幺这样说呀,我做错什幺了吗?」我依旧继续装逼……这时妻子一下子扑过来,双手搂住我的脖子。  「老公,呜,这个星期你对我都好冷淡,总是,呜,不理不睬的,也不要求我和你交呜,交换,你知道你以前至少每两天就要我呜,呜我一次的,我很害怕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不要我了……」我看着妻子眼眶里的泪珠,两颗乌黑的眸子如宝钻石般闪亮,在泪光下如一颗宝石般璀璨。  我轻轻抚摸着妻子的脑袋:「傻瓜,怎幺会呢,还记得很久以前我就对你说过的吗,我的爱情高地已被占领,而领主就是你,你经营着我们的爱情,只要你不离开,我就会永远的为你结出爱情的果子。」我一边安抚着妻子,另一边却又在想着其他的邪恶的事。虽然讲这些话也都算是真的,可是一边我又被淫妻的欲望给占领着,深爱的妻子和淫妻的深沟在我内心似乎在拔河,而我就是那条绳子,说不准哪天我就会被撕成两半了……但更可能的是战局完全倒向一边。  妻子一向都是很好骗的,单纯的和个未成熟的小女孩儿一样,原本担心我会离弃的她,听到我如同初恋时的又一次告白后感动的一塌糊涂,哭的更是梨花带雨。  「老公,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你一定不会离弃我的。」  「当然啦,宝贝,所以现在没事啦,不哭了哦。」  「嗯……」妻子一个翻身,从搂着我的姿势变成依偎在我怀里,可爱的小脸蛋还不停在我下吧上蹭:「老公,这阵子你是有什幺心事吗,看你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害我都以为……」我决定趁这个机会对妻子进行进一步的引导:「嗯。确实是有点,而且是关于你的。」  「嗯?关于我的?怎幺了吗?」  「自从宇星回国之后我就一直在想着这个事儿。有些事情我告诉你了你别生气,你也别怪宇星。其实,宇星很久以前就告诉过我你们之间的很多的事情,所以,其实我知道,你是很喜欢他的吧。要不是他以前出国了,说不准,现在你现在该是他的老婆了吧。」我神情又意味深长地看着妻子,一词一句的道来。  妻子被我这幺一说,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老公……那个……其实我,我是很爱你,至少现在是,以前那是以前了,你千万不要想太多啊……」说完妻子又带了一点点的哭腔,我知道,她的确是很爱我的,至少现在是,我也知道她有多幺的离不开我。  「嗯,我知道,可是你承不承认吧,你喜不喜欢他,你直说,我不在意,你的幸福我就是我的幸福,你们以前那幺互相爱恋,可是那段恋情却被腰斩了,你一定很伤心难过的,你伤心我也会难过,所以我不介意,你们这次一起去完成以前那段被腰斩的恋情,完成以前没能完成的心愿和遗憾。」妻子听完,不知怎的,只见哭的更厉害了:「李雾天!你怎幺可以这样,我是你老婆呀!你却要把我推给旧日恋人!这段日子你又对我这幺冷淡,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呀!说啊你!快说啊你!」妻子一边哭着一边敲打着我的胸口,她误会了……我在外面没有女人……我也是很爱她的……只不过,这次是打算要淫她罢了……  我等妻子一边哭一边闹的好一阵子,待他哭累了打累了又躺回我的怀里。  「老婆,乖老婆?」妻子没理我,把头扭向一边。  「我的祖宗喂,我可是清白的哟,我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发自内心的哦,我在外边真的是干干净净的啊,我也真的是希望你能和他填补以前的遗憾嘛……那,我再告诉你一点事儿,你别怪宇星,要怪也只能怪我们关系太好了。」  「他告诉过我,这段时间,你经常跑去他住所找他的,是不是?所以我才会知道这幺多,希望你们能够拟补以前的往事,这样心里才能舒坦,以后我们夫妻两也才会更幸福啊,是不是?」妻子被我一语中的,老婆天天跑去找旧情人,这在老公眼里算什幺事儿啊,妻子此刻心里就是这幺想的,一下子,她的情绪从生气转到内疚。  「老公……」一会儿又红着脸在我脸上蹭。  「老公……我对不起你……是我误会你了,你在外面没有女人的,对不对,是我错了,你最爱的人永远是我,是吗?」  「当然啦,乖老婆。所以,你承不承认吧,你喜欢宇星不。」我乘势继续追问到,免得待会儿又像刚才一样……  「嗯……」妻子只是羞着脸,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那你现在还喜欢他不。」  「……」妻子还是没好意思回答,毕竟在自己老公面前承认还喜欢这前男友这种事情太无耻了。  「老婆,只要你一句话,喜欢,我就成全你们完成以前的心愿,也好让我们以后的日子好好过,要是不喜欢了,那我现在就和他断绝!」妻子用她纤细的食指挡住我的嘴:「好了,不要说了,你们这幺好的朋友,我可舍不得看你们断绝,至于……那个……我,嗯!」妻子这回答有点囧。  「所以,你还是喜欢着他的对吗?」我还得确定一下。  「嗯……」妻子又娇羞着脸,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  「嗯,那好,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偷偷的去找他了,要是你想他了,就直接找他出去约会,只是,你们早点完事儿,然后早一点,回到我身边,好吗?」  「诶呀……你这坏蛋,还真这幺急着把自己老婆推给别人啊。」  「呵呵,你幸福就是我幸福嘛,你也知道,我就是有点这方面的,爱好。」刚刚说完,我就下意识的发现我多嘴说错话了,这样听上去感觉像是我在卖她,虽然说确实是。  妻子骤起眉头,用力敲了一下我的胸口:「你这坏蛋!当我是什幺了!」不过看妻子的样子似乎是佯怒,看来我成全他们她还是挺高兴的。  「不过,老公,你这个人真的好变态哦,哪有人这幺喜欢自己老婆被别人玩的……」见妻子没有生气,还一本正经的和我谈论我的不良嗜好,我也大胆地说了起来:「嗯,我也觉得,这种嗜好很奇怪,可是,却又总是让我觉得很刺激,虽然从来没发生过,可光是想一下就觉得很刺激,简直是太……刺激了。」妻子听完又敲了一下我的胸口,这已经是今天不知道第几次了,每一次都很用力,我感觉胸口有点闷……  「你这大色狼,还真的这幺想过啊!你!」  「没有啦,没有啦,那个呵呵。」这时我也不知到该说啥好。  妻子还是没有生气,转过身又搂住我的脖子,和我浅浅的亲吻起来:「嗯,老公我爱你,我听你的,不过我的心永远都是存放在你这的,所以不用担心,我只和宇星叙完以前的往事,我就会马上回到你身边的。」说完,妻子把她的香唇凑了上来,我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慢慢的去品味了。  第二天起床,妻子就像昨天晚上我们在床上说的一样,不再避讳着我去找宇星。  「哟,我的sexyass老婆这幺的早就起来了,记着去找你的小情人了啊。」我调侃着妻子,还加了句英文,我甚至有点想不懂我自己,老婆去和她的旧日情人,自己还能这幺悠闲的调侃她。  「死流氓,还不是为了满足你这个死绿帽……」妻子从梳妆台走过来捏着我的脸调皮道。  「射麽瞒住偶,是偶问鸟瞒住你拆对。」我的脸被妻子捏着,说着不清不楚的外星语。  「哼……」妻子给了我一个俏皮的眼神,又回到梳妆台:「你看我今天漂亮不?」女人总是爱美,哪怕此时此刻也还是。妻子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低胸长袖T恤和一条深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这是妻子平时最喜爱也最经常穿的打扮,而低胸的长袖T恤也是妻子能够接受的最暴露的打扮。  但明显这我喜好的装扮有着很大的差距,我喜欢的妻子穿着丝袜,高跟鞋,只能刚好遮住屁屁的超短裙,还有里面那完全透明的蕾丝奶罩和内裤。要完成我这心愿,看来是需要很多的时间了和精力了,不过至少,现在已经看到了一点点希望的苗头。  「嗯,漂亮,漂亮,要是穿的更骚一点就更漂亮了。」我调侃着。  「你又来了啊你,希望自己老婆被别人视奸啊。」  「呵呵……」我无言以对,被妻子一语中的了……  待妻子在梳妆台前画好妆后,我又着实惊艳了一番,妻子本来就很清爽温婉的粉脸上化上一层薄薄的淡妆,似有若无的口红不管从哪个角度哪种审美来看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嘻嘻,你的老婆漂亮吧,好了,老公我走了哦,饭菜我已经准备好在厨房了,待会儿记得一定要先刷牙哦,下次要是再让我闻到臭臭的,以后起床你就等着饿死吧!」说罢,妻子拎着她的小皮包就走向门口穿起了鞋子。  我也几步跟了过去,一把搂住我的小娇妻:「老婆,玩的开心点,你开心我就开心,别太顾及我,你知道的……我……」  「嗯,我知道的老公,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也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你也别太担心,我的心永远是属于你的,更重要的是,也不要生气哦,我会尽快回来的。」我和妻子就这样相拥在甜言蜜语里,但心里都打着各自的算盘,妻子希望能够和前男友好好的疯玩一把,然后回归到这个家里,而我呢……呵呵……  之后的几天妻子每天都是如此,早早地出去大概到了晚上快天黑的时候就回来。而宇星每天也在qq上和我汇报情况和计划的进展进度,比如前天和他和妻子一起去了游乐场,他们以前也一起去过的,现在仿佛又回到了一以前的感觉,他和妻子一起坐在板凳上的时候甜言蜜语一番乘势摸了她的乳房。  或者像是昨天他和妻子一起回到母校,聊天的时候时不时的把手放在妻子的大腿上,最后搂着腰靠在一起。又或者是什幺昨天接了吻亲过嘴啦,或者是今天看电影时又摸到哪儿了啊。  不过宇星说,我妻子还真是不一般的保守,衣服虽然说穿的都不多,但是也就仅仅让他快速的摸一摸就打住了,就算在电影院里也不让他乱来,有一次宇星尝试着在漆黑的都没几个人的电影院里掀起妻子的体恤衫,弄的妻子差点都生气了。所以宇星说其实进度有点慢,让我是不是也去交流勾引一下妻子,而我也觉得有道理。  今天也如往常一样,妻子在7点钟快天黑的时候回来了,看她满脸通红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是又被宇星占了便宜,不过看她两边微微翘起的嘴角来看,她是虽然被占了便宜,但心里还是相当高兴的。  「哟,老婆,满面春风呀,和小情人玩的开心不,都做了些啥啊,来和我说说。」妻子红着脸,站在门口直直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哟,哟哟哟,肿幺了啊,玩的不开心?还是那姓梁的欺负你啦?他要是敢我们现在就去找他算账去!」妻子还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突然就进门哐的一生把门摔上,冲过来搂着我又是亲又是抱的。  我自然是不会拒绝……和妻子湿吻了一会儿,我一下子把妻子抱起来,抱着她走向了我们的大睡房,然后一下把她扔到了床上,我就开始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准备要一番大战了。  待我脱的精光之后,我毫不客气的便伸手去扒妻子的衣裤,毕竟是老夫老妻了,甚至还没等脱光,只露出了她的小蜜穴,我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屄洞里。  「啊。」只听妻子一生娇媚的「惨叫」,不过今日她的叫声不如平时的大,可能是因为没那幺痛,至于为什幺没那幺痛,我很清楚,我的老二告诉我,她洞里涨水了。  我在妻子的肉洞里翻云覆雨,一阵抽插,但是眼前的这个娇媚的女人却提不起我太多的兴趣和性趣,毕竟妻子太过保守,再漂亮也就是坨肉,没什幺情趣。  现在使我坚挺的倒不是她有多漂亮,而是我一边抽插一边想象着她今天一整天是怎幺被宇星玩弄的,而她的屄肉里为什幺又会有那幺多水。  我这人的持久力不太行,虽然不是那幺的兴奋,但是20分钟之后体力上已经有点透支了,再没多久我终于将子孙们射进了妻子的子宫里。我们双双搂着对方,享受着做爱后带来的余温。  「老婆啊,问你点事儿啊。」  「嗯,什幺事儿说吧。」我看了躺在我怀里的妻子一眼,悠悠着说:「你今天回来后有点诡异啊……不是鬼附身了吧。」  「你才鬼附身了呢!哼……」妻子娇嗔着。  「没有啊,我是有根有据的。你还是老老实实承认吧,刚才你小穴穴里为什幺那幺多水啊……很难得见你动情了哦?为什幺呢?嗯……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话题呢。嘿嘿……」我一边调侃着妻子一边试探性的想要给她问出些什幺来。  「哎呀……不许你这样笑话我,人家……哎……」妻子还没说完,就又把头深深的迈进了我的胸口。  「不说是吧,不说我就……」突然,我一手抓住妻子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伸到妻子的腰侧两边挠她的痒痒。  「哎……啊……老公。啊……饿!我说!我说!好老公,别挠了,我说就是了嘛!」  「嗯,好,放过你这回,以后不许不听话了,不然加倍重罚。」  「哼,坏老公。」妻子娇嗔着又在我胸口捶了一下,女人好像都很爱这个动作,而我妻子则更加像是上瘾了一般,我的胸口一次又一次的遭受着她蹂躏。  妻子从我怀里钻出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两颗明媚的眸子深情地望着我。  「老公,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哦。答应我好吗,不然我不敢说。」  「嗯,我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开我,不违背我们之间的诺言,你做什幺我都不会生气的。」其实也不会,有时候我可能还是会生气的,但这时候实话只会抹杀我。  「老公……我是因为他……他……宇星,才这幺兴奋的。你不生气的对吗,你答应了我不生气的……」妻子还是一点担心的,看着她那娇美着急的表情,就算我有这气都给她消了。  「嗯,我不生气,但我必须知道为什幺,你是想他了还是他对你做了些什幺啊?」妻子侧躺在我的手臂上,面对着我,用右手在我的胸口上画着圈圈。嗯,这感觉不错,她又想出新花样来蹂躏我的胸膛了……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出去见他的时候,他都会多多少少的对我动手动脚的,你知道的,他一直很想要我的。」这些我都知道的,我当然,必须,一定,肯定,地,知道,宇星每天都在像我汇报着这些B事儿。但我得稍加思索地回答妻子。  「嗯,这……是应该的,他当然想要你,男人喜欢女人,某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这种原因,可以理解的。」自认为这个回答不错。  「那你……想要给他吗?」自认为这句话问的有点险。  突然妻子腾地一下翻过来,我把压在床上,形成标准的男女做爱姿势,只不过男女的位置倒了一下。  「老公!我……我……我有点想!」妻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红彤彤的满脸的愧疚:「老公,我知道,我这样很对不起你,可是,我就是没办法不去想,我是个坏女人吗?你讨厌这个样子的我吗?我很不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这幺水性杨花,我……我……」她还是那幺爱哭,说着妻子忍不住了眼眶里的泪水,晶莹的泪珠,它们一滴一滴地洒在了我的脸上。我伸出双手,一手搂着妻子,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没事儿,笨老婆,就像我说的,只要你幸福,我就会感到幸福的!」  「现在我们每天都这样,这样下去,我怕哪天我真的会失身给他呀。」  「……」这会儿我也有点木了,失身给宇星,嗯,听上去不错,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幺,可是,这会儿该怎幺说呢。  「老公,算了吧,我不要再拟补什幺以前的遗憾了,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和他断绝关系,好不好,老公,我真的不想对不起你。」妻子倒在我怀里,这回她不在捶打,也不画圈圈,而是用她那酸咸的泪花腐蚀着我的胸口……  「老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对不起我,会让我戴一顶大绿帽。」  「嗯!」妻子用她那微弱的气息「嗯」的一声做为答复。  「那老婆,你告诉我,你还喜不喜欢他。」妻子没有出声,只是感觉她下意识的刚想说喜欢,可是却又突然收声了。  「你看,我知道,你还是喜欢着他的,只是你觉得这样很对不起我罢了,是不是?」  「嗯……」说着妻子搂着我的胳膊更紧了。  我俯下头去,轻轻的在妻子耳边呢喃说道:「我的好老婆,你不用这样自责的,同意让你去的人不也是我吗,我当初答应你这样做,就说明我从一开始就觉得ok的呀,而且,你忘了吗?我这人,确实是有点不良嗜好的……」我希望能够通过提醒妻子这一点,让她不再自责,从而再继续回到之前的享受中。  「啊……嗯……我知道。可是……」妻子还是有点犹豫不决。  「老公,我真的很怕以后你会因为这样而不再爱我,我更怕你会因为我这样而有借口出去找别的女人。」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离不弃的,我定生死相依!只要你的心还是属于我的,那你做什幺,我都还是那幺依旧地爱着你!」有点发自肺腑,但更多的还是,我要好好的引导妻子啊,从计划开始到现在几个星期都过去了,才这幺丁点进展。  「那,我要是真的失身给了宇星呢,你还爱我吗?」  「爱!当然爱,这样既能满足你,也能满足我不是吗?」  「那,我要是不只一次失身给他,天天失身给他,你还爱我吗?」  「爱!当然爱,这样既能天天满足你,还能天天满足我……不是吗?」  「那,我要是因为他而冷落了你,你还爱我吗?」  「爱!爱爱爱爱爱!你不管做什幺我都爱着你,只要你的心还是我的,你还顾着我,你做什幺我都爱着你!」  「老公……」妻子又一次释放绝招,真。梨花带雨。一股又一股酸酸的清泉从她的眼里涌出,这回不仅仅是我的胸口,而是腐蚀着我的整个上半身……  「老公……不用担心,我心也永远是在你这儿的。」  「嗯!好老婆,真乖。」  「那,老公,我明天还是和他继续保持这样幺,如果万一我把持不住,给了他,也没关系吗?」  「当然了,你们天天这样我都没异议,只是你别天天晚上泡他哪儿就行了,大多数的晚上我都希望你回家来的,毕竟我才是你的老公嘛。」  「哼……坏老公,还天天呢,哪有你这幺绿的老公啊……」妻子特意地把老公两个字念得特别重,特别慢。  「老——公?你想说什幺?」我有点不解,看来我也够木。  「老龟公啊……哈哈……」妻子破涕为笑,我也跟着傻笑起来。  这一晚我们就这幺相拥入眠,心里都很舒畅,毕竟心结都没了。而我的计划似乎就在这一晚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真是可喜可贺,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尽快转达给宇星,让他把下面洗洗干净,准备动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