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面色娇羞的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面色娇羞的妈妈
妈妈吃完饭,刚躺下困意就来了。这种莫名其妙而来的困意让她心慌又心喜   她知道春梦要来了,但是爸爸也在家,她会不会说梦话?会不会被发现?可 是,妈妈就算担心,但抗拒不了,还是沈沈的睡去了。   「老……老公……我不舒服,去医院吧。我好难受啊。」半夜的时候,妈妈 突然叫起了旁边的爸爸。   「啊?怎幺了,老婆。」爸爸揉着睡眼问到。   「我……我不舒服,还是去……去医院吧。」妈妈重複到,故意说的有气无 力的样子。   「好好,我,我抱你下去吧。」爸爸没注意到,妈妈一直说自己不舒服,除 了咳嗽,却并没有说是哪里不舒服,而且,她也没有怎幺咳嗽了。   「不……不用。你……你把闽镇喊起来一起去。」   「闽镇?喊他做什幺?」   「等下我要让他跟我坐后排,好让他拿个大靠枕顶住我的一边,我想斜靠舒 服点。还有,就是去了医院你要挂急诊,还要拿药什幺跑前跑后,我总需要个人 来照顾我吧。」妈妈说这话心里很虚,所以想用严肃的语气掩盖心虚的自己。   「哦,对,对。老婆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喊他起来。」爸爸也没多想,觉 得说的也很对。而且听出来妈妈的语气不对,连忙说着她的要求说。   就这样一行三人坐在轿车里。爸爸开车,而妈妈和王闽镇做后排。   妈妈坐在爸爸背后的位置,而王闽镇则拿着一个半人高的靠枕顶在妈妈的右 侧,妈妈舒服的靠在靠枕上。   「去MOTHERFUCKER医院。」妈妈突然想起什幺,连忙对爸爸说。   「啊?MOTHERFUCKER医院?太远了吧。就算这大半夜的没人,开车也要1个小时啊。」 爸爸吃惊的说到。   「那家医院好。」妈妈简单粗暴的理由让爸爸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你睡会吧,我开稳点。」爸爸最后想想,那家医院虽然远,但也的确比 较好。   不过还没等妈妈睡着,旁边的王闽镇倒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不过在空间不 大的车内,还是都听到了。   「这小子,有那幺困吗?」爸爸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妈妈,却不是无奈的感觉,而是突然想起了第一次梦里和真实里看到的那 根粗壮的大鸡吧。   妈妈偷偷的瞟了一眼后视镜里的爸爸,见其视线几种在外面,心里有了一种 紧张又兴奋的感觉。   妈妈又轻轻的动了一下身体,还偷偷的推了一下王闽镇。发现没有反应。   被欲火沖昏头的妈妈忍不住的用右手偷偷穿过靠枕,然后轻轻的在王闽镇的 裤裆处摸了一下,然后触电似的缩了回来。   还好有靠枕的遮挡,不然这幺大的动作肯定会引起爸爸的注意。   不过那触摸的一下,也让妈妈很是兴奋。真的很大,还是疲软的状态。   又眯着眼静静地观察了一下,风平浪静的时候又再一次穿过靠枕触摸到大鸡 吧。   这一次,妈妈的纤细玉手来回的抚摸王闽镇的大鸡吧,越抚摸越让妈妈兴奋, 刺激。甚至还大胆的隔着裤子将大鸡吧抓在手中。   妈妈抓着大鸡吧,有种想要套弄的冲动。不过这倒是不敢。   轻轻的抓在手中,隔着宽鬆的运动裤都能感受到大鸡吧散发的温度。   如果不是害怕抓的太久会让王闽镇惊醒,妈妈是真的捨不得。   不过这样来回几次,妈妈的胆子和欲望都越来越大。   在途径一家24小时便利店时,还用口渴喝水的藉口支开爸爸。   妈妈支开爸爸,利用那紧迫的时间轻手轻脚的一手拉开裤子,一手探入里面。 轻轻的,颤抖的抚摸着,抓握着热热的大鸡吧。   「好大好粗好热啊。这要是勃起,那是多舒服的东西啊。」妈妈面色潮红的 想着。   等到爸爸买水回来,妈妈才依依不捨的缩回手。然后等到爸爸继续开车,妈 妈又只能偷偷的隔着裤子去感受王闽镇雄伟的大肉棒。   这一路,妈妈都是在紧张,刺激,担心,兴奋中度过。怀着複杂的心情来到 了MOTHERFUCKER医院。   医院都是那一套,不管什幺医院。各种检查后。没病也开了点药。不同的是, 妈妈偷偷的用长久失眠为藉口,找医生开了点安眠药。   等到妈妈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淩晨2点了。   她醒来后,又在抵抗犹豫……   手指因为紧紧握拳而苍白,侧身回望了一眼爸爸,见他正熟睡中,也不 忍心打扰。   她感觉口渴,于是去厨房倒水喝。还没走到厨房,就发现洗衣间门关着,却 没有关严,里面的灯是亮的。   妈妈心里一惊,难道家里进贼了?可是又一想,不对啊,那是洗衣间,能有 什幺偷的,还打开灯?这屋里就三个人,那就只能是……妈妈想到一个人,心里 便开始扑通扑通的跳。   妈妈蹑手蹑脚的来到门边,透过门缝,看见王闽镇正在里面自慰。   红彤彤的,充满血液的大鸡吧正在王闽镇的手里奋力咆哮。   妈妈又看的癡癡的,呼吸急促。很渴望那根大鸡吧是握在自己手里。   妈妈一只蹲在门外偷看,直到王闽镇用自己的内裤接住那浓浓的,黏黏的精 液。   妈妈见王闽镇射完精,赶紧偷偷的回到房间里。王闽镇随后打开洗衣间的门, 淫笑的走向自己的房间。路过妈妈的卧室的时候,还故意将脚步声踩得很重。   那几声重重的脚步声好像是踩在妈妈的心脏上,让她心跳的更快。妈妈感觉 自己像一个小偷,只不过偷的不是钱财,而是王闽镇的精液。   妈妈等脚步声消失后,偷偷打开一点门缝,等了一会,确定王闽镇已经回到 自己房间睡觉了,才敢再次偷偷摸摸的来到洗衣间,在滚筒洗衣机里拿出那条内 裤。   「嘶……啊……」妈妈又将内裤放在脸上猛的一吸。感受淫蕩的气息充斥脑 中。   「受不了,好想吃乾净。」妈妈看着精液,时间不久,还有温度。舌尖缓慢 的舔了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热的不得了。   妈妈的理智管不住饑渴的内心和淫蕩的肉体。当舌头舔完内裤上的精液后, 妈妈依旧没有得到满足。骚动的心控制着妈妈去喊醒了熟睡中的爸爸,按照梦中 的剧情进行起来。   王闽镇在梦境中加入了爸爸这个不可控制的角色,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万一爸爸的言行举止都不按照王闽镇的梦境剧情来,那这个梦境计画就破灭 了。   不过,王闽镇对表哥爸爸的了解,还是很有把握的。虽然还是有些细微的不 同,但总体的方向还是对的。妈妈还是顺利的拿到了安眠药。   第二天的中午,妈妈才慢悠悠的醒来。昨夜的折腾让她精疲力尽。   「妈妈,醒了吗?」卧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王闽镇的声音跟着响了起 来。   「啊,刚刚醒了。怎幺了,有事吗?」妈妈不是很想起来。   「哦,没事。我弄了些中饭,想问问你吃不吃。」   「哦,不用了。我不饿。你吃吧,我还想躺会。」   「哦,好的。我给你留点,想吃的话我就给你热热。」   「嗯!」   其实妈妈不饿是真的,但不吃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跟王闽镇两人一起吃饭。她 心里是虚的。昨晚的激情让她觉得尴尬。哪怕她认为王闽镇是睡着了,不知道。 但依旧觉得尴尬。   妈妈察觉不到内心的变化和对性爱的依赖。而王闽镇也没有察觉内心的变化。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变化,越来越阴暗,越来越心理扭曲。特别是每一次念咒语, 这种变化就会加深一分。   妈妈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倦意。眼神空洞的发着呆,脑中思考着最近发生的 事。或许是太閑了吧。还是要儘快弄个小超市,这样不仅可以减轻老公身上的经 济担子,还可以让自己不会东想西想。   如果超市做得好,或许还可以让减轻经济压力的老公能够重振雄风。   妈妈想着美好的将来,想着想着眼睛就开始打架,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闽镇,今晚我来做饭。你去帮我买点菜回来。」梦境里的妈妈看着手里的 安眠药,想了一会后,紧紧握住药片。然后出了卧室,敲响了王闽镇的房门。   「哦,好的。不过妈妈的病好些了吧?」王闽镇关心的问到。   「没事了,也多谢你了,那幺晚还要陪我……陪我和爸爸一起去医院。」妈 妈本是顺口说陪她的,忽然觉得这样说有些暧昧,马上又改口加上了爸爸。   「妈妈,不用那幺客气。自家人!」王闽镇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说到。   这时的梦境一转,画面变成了王闽镇正喝着一小碗汤。而妈妈她自己则坐在 旁边,用期待的眼神偷偷看着他。   「闽镇,饭前汤是养胃的,多喝点。」妈妈的心里很紧张,她趁爸爸还没有 回来的时候,就先给王闽镇盛了一碗汤,然后加了双份的安眠药在里面。   医生说不能多吃,最多一次两片,保证睡的雷都打不动。   喝了那碗放有安眠药的汤后,没过几分钟瞌睡就来了。   「闽镇,一定是累了。要不你先睡会,等下爸爸回来了,我在喊你出来吃饭。」 妈妈见王闽镇越来越困,连忙一边扶着去房间,一边劝说着。   王闽镇毫无抵抗力的被妈妈半搀扶半拉扯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瘦弱矮小的王闽镇此刻在呼吸急促,面色紧张的妈妈眼中,变得高大伟岸, 特别是那根跟身材极不协调的大肉棒。   妈妈双手颤抖的脱下王闽镇的裤子,曾有过数面之缘的大鸡吧终于毫无阻碍 的在自己面前了。   阴道在分泌淫水,心跳在加速跳动。媚眼如丝,面色娇羞的妈妈感觉幸福近 在咫尺,近的很不真实,有种虚幻的美好。   妈妈顾不了那种感觉,将长髮挽到一侧,然后双手扶起那根还未受到刺激都 比一般人粗壮的大鸡吧。   柔嫩有力的舌头缓缓伸出,慢慢的将大鸡吧缠绕,渐渐用嘴巴吞噬。   可是刚把大鸡吧含进嘴巴里时,梦,却醒了……